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禹杭履迹
 
禹杭履迹
禹杭履迹
 
文史动态
 
荣新江 | 何谓胡人?
杭州宋史论坛2018年第3期…
杭州宋史论坛2018年第3期…
播芳六合 翰墨永恒——纪念饶…
 
特别关注
 
彭小瑜丨“他在百合花中放牧群…
一步步走进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
从钱塘县到杭州城,千年古都的…
岳飞和赵构结下的那些梁子(续…
禹杭履迹
 
南宋临安“书铺第一家”因几句诗被整倒了,案情堪比“乌台诗案”
来源:《风在云间坊在巷》  作者:姜青青  日期:2019-01-25

陈起是南宋有名的书商,他南宋坊刻本的巨大贡献彪炳史册,因其屡屡以“睦亲坊棚北大街”作招牌,史上将陈宅书籍铺以及临安城其他坊刻本,称之为“书棚本”,都是宋版书中的翘楚之作。

刘克庄.jpg

   一天,陈起赶回家时,刘克庄正在他家的雕版作坊里观览,百余名刻工火力全开,挑灯镌版,空气中弥漫着梓木香味,作坊一侧书柜上则是一摞摞即将付梓的书稿。两人寒暄一番后,便切入诗稿正题。刘克庄跟陈起是老朋友了,又是“江湖诗派”的领军人物,因此他今天捧来了一大摞自己的《南岳旧稿》,希望陈起在《江湖集》中给他更优待一点,一篇不落全部刊用。但陈起显然有自己的选稿“标尺”,粗粗看了一下他的诗稿说,正因为十兄(拆读“克”字)是咱们“江湖诗派”中的领军人物,所以选刊的诗作必须与其身份和才学相称,坚决不同意全盘刊发这批诗稿。刘克庄叹道:“虽然老兄书商一个,赚钱的营生滴水不漏,却有自己的选稿眼界和标准,俺刘某服了!拙诗选稿一事就您定吧!”陈起并不谦逊:“呵呵,十兄知趣便好。选稿的事儿你就甭费心了,我陈起的眼光你还不相信?”刘克庄也要显摆自己作诗的水平,说:“老兄眼光是不错的,但您诗中的一些关键‘警句’还是差了一点点。”哪句诗?刘克庄从书柜上取出一摞诗稿,那是陈起自选的待刊《芸居诗稿》,翻拣出其中一页道:“这句‘梧桐秋雨何王府,杨柳春风彼相桥’,‘何王府’对‘彼相桥’,虽然工稳,但诗意和诗韵都比较涩,未若干脆参借刘子翚先生(大儒朱熹的老师)《汴京纪事》中的‘夜月池台王傅宅,春风杨柳太师桥’,改作‘秋雨梧桐皇子宅,春风杨柳相公桥’来得更为直白上口,意韵尤佳。” 陈起至此也只得连称佩服了,说道:“既然提起太子罢黜这桩事,十兄《落梅》诗中的‘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这两句,直斥权相擅权专横,读来真是令人痛快!”刘克庄和陈起品鉴诗稿,一直到三更后方才别去。

 

   这年秋天,《江湖集》首批印本在陈氏连锁书籍铺同时上柜,立即成为轰动京城的“头条”新闻。然而,也在同时,陈家不期而遇了一场腥风血雨。

 

《江湖集》书影.jpg

   话说,御史台言官李知孝,最近不知为了何事与“江湖诗派”中的曾极(字景建)结下了“梁子”,挖空心思寻仇寻衅。这天《江湖集》上市,李知孝也来凑热闹,却一眼盯住了曾极诗集,购回家连夜找茬儿。李知孝也没费多大劲就找出茬来了,曾的《春诗》有云:“九十日春晴日少,一千年事乱时多”,李认为这是影射明君缺位,朝政黑暗,是恶毒攻击大宋王朝,其心可诛!他索性又跑了趟陈家书籍铺,批发商似的搂进一大批新刊“江湖派”诗集,逐一 搜索、研读、甄别、定性,结果陈起、刘克庄两人不幸“中招”。出版商陈起的那两句“警句”自不待言,脱不了讥讽史相、妄议时政的干系。诗作者刘克庄的问题更严重,除了《落梅》诗明目张胆攻击史相之外,那首《黄巢战场》诗云:“未必朱三能跋扈,只缘郑五欠经纶”,居然将史相比作飞扬跋扈的五代军阀朱温(朱三),还抱怨太子赵竑像唐末宰相郑綮(郑五)那样不够辣手,这是典型的政治抹黑!

 

   史弥远接到李知孝的“江湖派”新诗调查报告后,自然是怒不可遏,立即叫人将这三人抓进大牢,往死里整。最后分别判处:曾极发配舂陵(今湖南宁远);陈起抄没全部家产,流放老少边穷地区,所有 《江湖集》板片统统劈成柴禾;寓居临安城的刘克庄没啥家产好抄的,那就和陈起一样流放吧。受到严重处分的还有“江湖诗派”的其他几个人,如敖陶孙、周文璞、赵师秀等。

 

   正当几个人坐以待毙时,一封信救命了。刘克庄托人给自己太学的同窗郑清之送了封信说,兄弟我还有我的老友陈起、曾极等人,现在就因为写了几句诗,史弥远竟要取我们性命。你我同窗一场,现在我是阶下囚,你是当今皇上的全科老师,你得救人,否则,咱俩的情谊我就带进坟墓里了。

 

   郑清之看到刘克庄的信,加上他与陈起关系也不错,在陈氏书籍铺经常享受超低折扣优惠,还有赠品受惠,两人之间还有不少唱酬,关键是陈起还把他的 《安晚堂集》也刻进了《江湖集》中(李知孝故意视而不见),所以见信后便找史弥远说情。某天散朝后,郑清之在大内一偏门处拖住史弥远,说是本朝文豪苏东坡先生曾被“乌台诗案”整得很惨,但后来呢?苏东坡是越来越香,大宋的名声却被这件破事搞得很臭。咱们得引以为戒,不要也弄巧成拙了,搞得丞相您的名声也受累。而且,这帮酸儒多在江湖,各自又有大把的“粉丝”,咱即使需要斩草除根,也不可操之过急啊。见史弥远沉吟不语,郑清之又说,现在关起来的这几个人嘛,我看也整得差不多了,尤其那个姓陈的,家也抄了,店也关了,几大屋子的书板也劈得差不多了,咱见好就收,也是以儆效尤。今天放了他们,后面如果还在顶风作案,咱再擒来一并论罪,犹未为晚。

 

史弥远.jpg

   史弥远看在郑是他一起策划“狸猫换太子”的同谋的份上,点头答应了,刘克庄和陈起总算逃过一劫,免于流放远地。但曾极很不幸,因为被李知孝揪住不放,竟死在了流放路上。刘克庄离开京城,又行走“江湖”去了。史弥远下令严禁士大夫作诗议政,“江湖诗派”其人其事其诗竟成禁忌,几乎绝迹,直到绍定六年(1233)史死去,诗禁乃解。至于陈起,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原本如日中天的京城“书铺第一家”陡然衰落,再无意气风发之象。宝祐四年(1256)陈起去世后,其子孙勉强维持书铺生意,到最后越来越难,只能依傍大佬存活,竟成了臭名昭著的贾似道掌控的书铺分号。

 

 


文章来源《风在云间坊在巷》

文章原名《就因“江湖”几句诗,整垮你最牛书店》,内容有删减

相关内容
岳飞和赵构结下的那些梁子(续四) 2019-02-21
岳飞和赵构结下的那些梁子(续三) 2019-02-20
岳飞和赵构结下的那些梁子(续二) 2019-02-19
朱淑真: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未必明年此会同 2019-02-19
岳飞和赵构结下的那些梁子 2019-02-18
 
Copyright@2015 www.hangchow.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主办单位: 杭州文史研究会  地址:杭州市政协  电话/传真:0571-851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