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文史动态
 
荣新江 | 何谓胡人?
杭州宋史论坛2018年第3期…
杭州宋史论坛2018年第3期…
播芳六合 翰墨永恒——纪念饶…
 
特别关注
 
彭小瑜丨“他在百合花中放牧群…
一步步走进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
从钱塘县到杭州城,千年古都的…
岳飞和赵构结下的那些梁子(续…
似水年华
 
回忆北大荒知青生涯片断(三)
来源:《难忘的岁月》(续集)  作者:方建生  日期:2019-01-28

在马号班当防疫员

 

连队马号班,大都是当地老职工。班长姓齐,绰号“大下巴”。说话大大咧咧的,但做事很小心,听说是他的出身成分不好。 到马号没几天,就遇春节。由于战备,连队不放知青回家,再则身边也无积蓄,也就只能留在这儿过年。自出娘肚子起还是头一次不在母亲身边过年,想到家乡亲人团聚和孩时每逢过年时那欢天喜地的场景,不免有些伤感,禁不住暗暗掉上了几滴眼泪。

 

班长“大下巴”还是很看重我的,他并没让我为上次“军训”的事作检查,却对我说他已到连部汇报过,说我的检查很深刻,到马号班干活还真不错。于是,“检查”的事就那么过去了。“大下巴”自然给我留下了好印象,一般他安排我干点啥,我都不会讨价还价,尤其连队开会,凡班里要派人发言的事,他都会叫我去,我也不推辞。

 

3月初的一天,“大下巴”要我到连部去一下,说连长、指导员 有事找我,我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从连部出来,我又喜又忧。喜的是,连长说:“连队要找一个当防疫员的,人要聪明,要有文化,挑了好半天才挑了你。”忧的是,防疫员这活自己一无所知,如果以后干不好丢人,还不如不干。

 

“防疫员”类同于连队的卫生员,不过面对的是牲畜。各连队设1名防疫员,每个营设1个兽医站有2名专职兽医。我们营的兽医站设在12连,离我们连正好10里地,我每星期都要去一趟兽医站,来回步行2个小时。虽然有些累,但可以学习知识掌握技能,对我来讲是很值得的。那儿的兽医就是我的老师,只要我问,他们就会耐心地毫无保留地把知识、经验传授给我。

 

虽说是新建连,但连里的牲畜算起来也不少,有8匹马、10多头牛、10多头猪,还有300多只绵羊。牲畜生病的事经常发生。只要我打电话,兽医一般都会来,他们会手把手地教你如何诊断、打针、给药。2个月下来,我着实学到了不少新的东西,并渐渐地热爱上了这份工作。

 

工作变了,好像人的精神面貌也变了,马号班的人都对我另眼相看(我虽人在马号班,但属连队直管),尤其是“大下巴”,经常会在我面前叫“大兽医”、“小秀才”什么的。我对此不太在意,我在意的是马号马棚角上那个小屋,那是我的工作室,是我的小天地。约10平方米的小屋内,有一铺土炕,我和另一个杭州知青小杨(在马号干杂活)同住一室。马号有好几盏马灯,每到夜晚看个书、干点杂事儿也都方便。由于马号离连队宿舍约有200米远,所以很少有人来。

 

马号跟前堆着喂牛马的谷草,谷草堆边有的是散落的谷子(杭州人称小米),白天成群的鸡会围在这儿觅食。那天正逢连队放假,我和小杨琢磨多日的一件事终于有了机会。我们把用柳树条编结的一个大筐扣在谷草堆旁,用一根小棍把筐的一边支起来,又找条绳子,一头拴住小棍,一头伸进马棚里,再捧两把谷粒撒在筐下面,然后躲进马棚内等待“鱼儿”上钩。

 

瞧,一只鸡钻进框下,又一只进去了,噢!呼啦啦钻进去一大群鸡。我轻轻一拉绳子,一帮鸡全给扣在了框下。为了不让鸡出声,我们挨个儿把鸡脑袋给剁了,数了一下,嘿!一共有9只鸡,真带劲! 天黑了,估计不会有人来马号,我们便在马号用煮猪食的大锅烧开了一大锅水,把鸡毛褪了,挖去鸡内脏,然后在马号边的榛树林里刨了个大坑,把鸡毛鸡肠子全给埋了。再用那口大锅把鸡全给煮了。马号有喂马用的盐,我们泡了碗盐水,我和小杨当晚一人啃掉一只鸡,美极了。剩下的我们都藏在了屋子的帐篷上。

 

第二天上班,谁也没有察觉。可毕竟一下子少了9只鸡,听说老职工上连部告了状。后来几天连部还派人调查过,但由于没有留下痕迹,偷鸡一事便瞒天过海了。


感谢原文作者及发布媒体为此文付出的辛劳,如有版权或其他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本文仅供参考,不代表杭州文史网观点

相关内容
难忘的林海雪原(二) 2019-02-21
难忘的林海雪原(一) 2019-02-20
秋 收 2019-02-15
在北大荒,我收获了友谊(二) 2019-02-14
青春无悔(二) 2019-02-12
 
Copyright@2015 www.hangchow.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主办单位: 杭州文史研究会  地址:杭州市政协  电话/传真:0571-851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