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文史动态
 
荣新江 | 何谓胡人?
杭州宋史论坛2018年第3期…
杭州宋史论坛2018年第3期…
播芳六合 翰墨永恒——纪念饶…
 
特别关注
 
彭小瑜丨“他在百合花中放牧群…
一步步走进中央杭州飞机制造厂…
从钱塘县到杭州城,千年古都的…
岳飞和赵构结下的那些梁子(续…
似水年华
 
青春无悔(一)
来源:《难忘的岁月》(续集)  作者:裘 武  日期:2019-02-11

1969420日,杭州的闸口车站,列车载着1000多名满怀豪情的青少年奔驰而去。4天的旅程,一下子就把我这个不满18岁的姑娘 给累垮了。火车到达目的地——铁力的建设兵团时,我们的嗓子竟 哑得发不出一点点声音。

 

 

学会扛麻袋

 

运气不错,我们学校10多个同学一起被分到了加工厂。当时加工厂的任务是负责全团30多个连队的粮油供给,我被分配到磨房加工面粉。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把每50斤面粉装进一个口袋,再堆放好。刚开始真的受不了,可不服输的我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日复一日,终于我们加工厂的姑娘都学会了扛面袋。1970年战备开始了,因为我身上有股子闯劲,就被派去团部新建在森林里的战备加工厂。在那里工作更艰苦,我们几个人要分三班,每个人都得是全能手。有时从连队送来满满一车的麦子,每袋重180斤,这时我这个不到1.6米的姑娘就得和班里另一人一起,把一车50袋麦子全背下来。在我们扛麦子的时候,车上的司机有时都会感到特别的惊奇。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会奇怪当时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劲头!

 

 

参加大会战

 

到兵团的第一年,老天好像要特别考验我们一样,整天下雨, 铁力受灾了。老兵团战友说:“铁力旱,吃饱饭;铁力涝,遭大难。”由于涝害,大型机器下不了地,无数的麦子倒在地里,有的已开始发芽。这时,兵团领导就命令全团战士下地抢割,将损失降到最低。加工厂也要派人下去,我这个向来好强的人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又口头申请,又写决心书,连长就同意让我去了。我们被分到了全团最远的十三连。到了那儿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艰苦,白天食堂几百人吃饭的地方,晚上在几根木头上铺上麦草就是我们的床。东北的天亮得特别早,凌晨3点半号声鸣响,就得下地割麦子。前一天穿过的鞋还是湿的,也只好再穿(因为下雨根本干不了)。得等到早上8点,老牛车才能送来早饭(别的车根本下不了地)。一个馒头,几根萝卜丝的汤就是一顿饭,天天如此。这样连续10多天,有一天我们几个患了痢疾,发起了高烧。一晚上10多次、20多次不停地拉肚子,整个人好像都要不行了。十三连的人都在议论“有个杭州女的拉得快不行了”,这些战友就主动过来看我。这时人群里有个人惊叫起来,原来是我小学同学,记得当时她就抱着我大哭。战友们送来了热水、脸盆等等,场面真令人感动。由于一起生病的有3人,又都是知识青年,团领导很重视,连夜开会,想办法全力抢救。第二天,连里派出拖拉机,拉着上面铺了好几床被子的一个车箱,让我们3人躺在上面。当拖拉机开动时,水满上来把被子都给打湿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我们3人送到了大路上,再用团部派来的车将我们拉到卫生院进行抢救。3天后,我终于和死神擦肩而过,这是因为年轻,生命力旺盛。第四天想到我还没有完成麦收任务,硬和另一个知青瞒着卫生队的医生赶回十三连。那天我只记得像是整整一天都在不停地走,而且要走过一个原始森林。当我们重新回到麦收连队时,老战友都惊呆了,她们说,“姑娘,你们知道走了多少路吗?那是100多里啊!”在北大荒那片土地上,凭着我们的青春活力和满腔热血,我们做着现在同龄人无法相信的一件件虽简单但都透着不平凡的惊人事情。

相关内容
难忘的林海雪原(二) 2019-02-21
难忘的林海雪原(一) 2019-02-20
秋 收 2019-02-15
在北大荒,我收获了友谊(二) 2019-02-14
青春无悔(二) 2019-02-12
 
Copyright@2015 www.hangchow.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主办单位: 杭州文史研究会  地址:杭州市政协  电话/传真:0571-851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