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文史动态
 
邓小南 | 书画材料与宋代政…
《近代史研究》2019年第2…
刘迎胜:研究中国历史需要世界…
新书 | 王霞:《宋朝與高麗…
 
特别关注
 
邓小南 | 书画材料与宋代政…
文澜残编 留下现踪——《文澜…
“情人眼里出西施”出自何处,…
抢救库书 双丁首功——《文澜…
似水年华
 
抚远日记(节选)(一)
来源:《难忘的岁月》(续集)  作者:叶仁高  日期:2019-03-13

奔赴抚远

1968年年底前后,根据“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杭州市革委会决定“老三届”全部 上山下乡。

 

抚远县武装民兵营值班分队 1 班合影.jpg

抚远县武装民兵营值班分队 1 班合影

工宣队沈师傅让我去抚远,我一口答应。我必须尽快自食其力。我早就想走,早就该走,只是大学梦、分配梦,让我迟延至今日。尽管父母 再三来信劝阻,我还是以“好男儿四海为家”、 “大丈夫马革裹尸”的气概,决心去闯,去经受磨炼!

 

196936日,赴抚远县的130多名与赴同江县的1000多名杭州知青,在南星桥火车站同乘首次知青专列离开杭州,开了杭州知青成规模支边黑龙江的先河。

 

那天,原定的出发地在城站火车站,因先期到城站送行的家长亲友太多,临时改至南星桥上车。下午3时许,专列在南星桥火车站缓缓起动,顿时车上车下一片哭喊声,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生离死别感觉。列车一路缓行,到城站暂停,与在此送别的亲友告别,车上车下再次响起恸哭之声。

 

没有家人为我送行,我只是在专列启动时与两位送行的挚友郑重握手道别,默默无语地注视着四周发生的这一切。

 

列车到临平停下,登车送行的省市革委会领导和少数家长下车。此后,专列便一路风驰电掣向北,向北,再向北。上海、南京、蚌埠、济南、天津、沈阳、哈尔滨,专列只停这些大站。每到一地,当地的省市革委会领导都上车来看望慰问,可见这一专列的不同寻常。

 

310日清晨,专列到达福利屯。此时此地,天还是一片漆黑,气温低达零下20多摄氏度。很快,身穿清一色黄棉衣、棉裤、棉大衣,头戴山狸猫皮帽,脚穿棉胶鞋的杭州知青,被塞进了早已在此等候的3辆大客车,往抚远进发。我与顾丽娟、方向等4位同学,留下帮助装载和押运行李,坐进带拖挂的2辆大货车的驾驶室随后出发。

 

我在抚远度过13个冬天,这是唯一一次把棉衣、棉大衣全副行头一起穿在身上,臃肿至极,两人坐在解放大卡车驾驶室里竟挤得要命,几乎影响到司机挂挡。难怪当地人惊呼“来了一群黑瞎子!”

 

大卡车在白雪皑皑的三江平原一路颠簸,十六七个小时后,终于在10日的深夜时分到达抚远。我只感觉困乏,记不得有没有吃晚饭,在水产黑龙江队集体宿舍暖和的大炕上找了个空位,和衣倒头便昏睡过去。

 

311日的早餐令人难忘,在二抚公路下来的县城主要街道旁的小餐馆里,每人分到两条大鲫鱼,4两一个的白面大馒头管够。这仿佛在证明“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宣传语的准确,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好感。

 

312日下午,抚远县在大礼堂举行第二批杭州知青欢迎暨分配大会。会后,我们一行8人的行李被县粮库毛得胜等用一辆牛车拉回了西粮库大院。

 

安顿下来,又组织学习了两三天后,趁一次粮库全体职工给粮食门市部出库(将仓库里的粮食扛到门市部待卖)的机会,给每位知青发了一块约4尺见方的“垫肩布”(扛粮时蒙头、肩部位用),时任负责人的老穆宣布:“大家就先这么干着吧!”

 

事后才知道,我们干的是粮库装卸工。我这么一干,就干了整 10个年头!

相关内容
艰难的返城(一) 2019-03-25
抚远日记(节选)(六) 2019-03-20
抚远日记(节选)(五) 2019-03-19
抚远日记(节选)(四) 2019-03-18
抚远日记(节选)(三) 2019-03-15
 
Copyright@2015 www.hangchow.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信息和各种专栏资料,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主办单位: 杭州文史研究会  地址:杭州市政协  电话/传真:0571-85100309